中了催情春药


时间:2020/10/16 14:31:44

寂静的房内点着幽暗的烛火.

室内暗沈厚重的色繫在烛火的映照下,透着妖异的气息.

浓浓的奇妙香气从床榻下方的金丝炉散发出来,甜腻的散佈在空气中,而在床边却突兀的放着冬天不会绽放的茉莉及珠兰.

随着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微风而轻轻晃动的床纱之后,仰躺在柔软床榻间的苏月翎,在浓郁的香气下缓缓睁开了眼.

眨了眨氤氲的双眼,她眼中看见的不是深绛色的床帷,而是戟如天英俊性感的脸.

苏月翎虽然张开了眼,但她并沒有清醒过来.她展露出美丽迷濛的笑靥,看着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戟如天.

「热……」她陷入幻象中,在清凉的室内却感到从体内涌出阵阵热意,那种难耐的燥热让她用手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.

除了丝薄的亵裤还留在身上外,就连拢住双乳的小兜都被她脱了下来,雪白的娇躯几近完全裸裎.

她翻转过身子趴伏在冰凉的丝绸床单上,蠕动火热的身子,与床上铺着的黑色丝绸厮磨,藉以消除肌肤中散发出的燥热.

如白脂般美丽莹润的娇躯,被披散在床上的长髮和其下黑色的丝绸衬得异常诱人香艷.

「嗯……」她将脸埋在枕间,发胀的胸乳在摩擦下,两颗乳尖老早挺立硬实,它们揉在床单上的美妙触感让她将沙哑的嘤咛盡情吟叫出来.

被那异香催出火热的情慾,方才稍微平息的燥热因为乳上的快意又重新袭上她的身子,就算未经人事,她也能随着本能找寻宣洩情慾的方法,丧失理陆的她根本就不知道羞耻,不自觉的用手取悦着自己.

下腹的火热和腿间的空虚,让她伸手抓过床里侧叠放整齐的被褥,整个人转而拥住厚重的被子,将它夹放在腹下及双腿间,让泌出湿意的私处紧抵着里成长条状的被子蠕动.

这个动作确实抚慰了她下身的空虚,于是她用手紧按住腿间的被褥,快速的挪动自己的臀部,让下身不住摩擦着它,沒一会儿,体内分泌出的湿液就浸透丝薄的亵裤,沾染在被子上,弄成湿漉漉的一片.

强烈的快意让她加重力量,同时空出一手向上抓握住自己的乳房,生涩的揉搓肿大的软乳,渐渐的,她掌握住其间的奥秘,臀部有技巧的移动,张开大腿,让腿心软嫩充血的花办能在摩弄间被按压.

汗湿的长髮因她的动作,凌乱的沾黏在她雪白的颈间及光裸的背后,迷失在情慾中的她放浪的抚慰自己,急促的喘息伴随着短促的嘤咛,反应出她即将体验到初次的高潮.

「啊啊--」

她紧闭着眼,在快速的磨赠中,下体传来剧烈的快感,在转瞬间扩散到全身,她口中逸出一声尖细的叫声后,达到了此生第一次的高潮.

她瘫软在床上,意识不知道飞到了何处,任由腿间的热液不住向外溢流……

炽无涯望着眼前阖上的门.

他双手紧握成拳,站在外室听着苏月翎满含情慾的娇吟及喘息.

从苏月翎因为流夜香而情慾高张的那时刻起,他就进入了屋里,只是他不知为何并沒有进入内室,反而冷着脸就这么站在门前.

要得到苏月翎体内的鎏琅石,唯有与她交合.

但是,要在苏月翎心甘情愿、沒有一丝反抗的情形下,才能够顺利得到鎏琅石.

紫袍圣女用盡了所有灵力,才能将全护咒完美的附着在苏月翎身上,如果不顾苏月翎的意愿,用强迫的手段与她交合的话,鎏琅石将会在瞬间灰飞烟灭,彻底的消失在世上.

这就是为什么紫袍圣女会不怕危及女儿的安全,而将如此重要的鎏琅石隐藏在苏月翎体内的原因.

流夜香是一种珍稀特殊的薰香,有着神奇的治疗功效.

它是以在疠瘴及毒兽横行的暗夜峪中才能生长的血弦草提炼出来的,別说要进入暗夜峪有多困难,就连想要全身而退,都几乎不可能.从古至今还沒有人能够真的全身而退,就算不死,受的毒伤也会折腾那人一辈子.

所以血弦草十分珍贵,只有少数人用得起,而苏月翎并沒有受伤也沒有生病,炽无涯却让人点上了如此珍贵的流夜香.

因为除了治疗功效之外,如果再加上茉莉花及珠兰的香气,它就会化身为最强烈的催情春药,让闻了它的人失去理智,丧失判断力.

而它在被当作春药时.同时也如同毒药一般,在三天之内如果沒有实际跟异性完全交合,那中了流夜香的人将会在极端的渴求中痛苦的死去.

现在内室里的苏月翎,肯定正为自身的情慾所苦.

可是炽无涯却是从头到尾站在原地,沒有任何动作--

炽无涯心中正在天人交战.

虽然他称不上是什么有良心的好人,不过这般姦淫女子的下流手段,他也从不曾使用过.

就算是为了得到渴求已久的鎏琅石,他仍然做不到.

炽无涯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--真是个沒用的东西!连一个女人都下不了手,还妄想做什么大事

彷彿下定了决心,炽无涯头一甩牙一咬,霍然拍开内门,故意踩着沈重的步伐进了内室.

内室里的流夜香已燃盡,本来放在床沿的新鲜茉莉花与珠兰则已枯黄掉落床边的地上,残馀的香气因为已经少了新鲜茉莉及珠兰的配方,所以并不能影响炽无涯.

他两三步就走到了床榻前,深吸了口气后,大手将掩起的层层轻纱用力扯下,立刻看到倒卧在床上的苏月翎.

她趴卧在被褥上,只露出一片雪白无瑕的美背,小脸面向里侧被长髮掩盖住,轻浅的唿吸显示她刚因暂且消退的情慾而沈入睡眠中.

炽无涯不再犹豫,冷着脸欲将身上的衣物脱下,可他还沒来得及解下腰带,就警觉的抬眸看向微微敞开的窗棂,准备好迎接勐力的攻击.

戟如天迅雷不及掩耳的从窗外扑向炽无涯,伴随着一声大喝,一掌将炽无涯打飞了出去,只见炽无涯毫无反击之力,被他的力量震飞,身子向后急速抛跌,重重的撞在离床最远的墙面上.

如果仔细看,就能发现炽无涯甚至有三分之一的身体是陷进了墙里,但是墙面却沒有一丝龟裂,可见得戟如天的力量有多恐怖巨大.

随后从门外一涌而入五名高壮不下戟如天的粗犷男子,他们接手与炽无涯继续缠斗,让戟如天去查看苏月翎的情况--

戟如天铁青着俊脸,吓退了一群想上前关心的族人,抱着被他以风衣密实里住的苏月翎,疾步走进他的寝房.

将苏月翎轻放在床上,将包住她的风衣轻轻解开,触目所及的雪白身躯让他心头的怒火再次狂烧而起.

希望他临去前送给炽无涯的那一掌能去掉他半条命!戟如天第一次涌上如此黑暗的念头,只因为苏月翎.

当他看到躺在炽无涯床上,髮丝散乱、乳房肿胀、下体衣衫盡湿的苏月翎时,强烈的杀人慾望让他红了眼,狂吼着拉开自己的族人,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洩在炽无涯身上.

直到身旁的人灵敏的嗅到流夜香及看到床下枯萎的珠兰及茉莉,才出手将他拉开,告诉他苏月翎中了毒,这才唤回他的理智,将苏月翎先带回福临悠境.

就在他将薄被盖到苏月翎身上时,她忽然睁开了双眼,木然的看着他.

「月儿……」戟如天用指背轻轻抚过她的脸蛋,温柔的叫唤着.

她眨了眨眼,神智仍然浑沌,并不是真的清醒过来,不安分的扭动身体,因为她体内又渐渐热了起来.

「戟大哥,我好热哦……」

说话的同时,她将戟如天替她盖上的薄被拉开,于是她本来就光裸着的丰腴软乳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展露在他眼前.

因为她的扭动,两团白脂就像细滑的豆腐脑一般晃动摇颤,让戟如天口中分泌出大量唾液,贪婪的瞪视着她的浑圆玉乳.

虽然在抱她回来的时候已经见识过她的美丽,但当时他被强大的怒火分散了注意力,并沒有任何暧昧的念头.

但是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.

苏月翎如秋水般的媚眼,不停抛送着惑人秋波,配上她娇嗔甜腻的低柔嗓音,再加上裸露的美丽曲缐,让他完全无法克制自己下身的反应,男性渴求疼痛了起来.

「月儿……」他本来打算等成亲后才掬取她的童贞,所以不管他有多渴望她,都只在夜里进入她的梦境与她相会,稍稍满足自己的慾望,不曾实际轻薄过她.

但是他知道,中了流夜香的毒,她势必得与男人交合才能活下来,看来今天他就要提前与她共度花烛之夜了.

只是……委屈了她呀!

正当戟如天为苏月翎心疼时,她已经等不及要发洩体内高张的情潮了.

「戟大哥……我不舒服,你帮帮我……」她的大眼被情慾的水雾佈满,闪着水光,她拉起戟如天的大手将它拉放在自己胀痛的乳房上,催促着他动作.

骤然盈满手心的滑腻,细緻的触感让他的男性不住的悸动,他深吸口气,大手顺从她以及自己的慾念,揉捏起那软绵的浑圆,在揉弄间,殷红的乳头在他手心中磙动,不时还从他的指缝中探出来,勾引他火热的视缐.

「嗯……好舒服……」她毫不保留的藉由吟咛和字句表达自身的欢愉,主动弓起软绵的身子,将两团玉乳更加挺进他手中,迎合他的爱抚.

轻摆着纤细的水蛇腰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淫荡的将小手伸进自己腿心,隔着湿透的亵裤揉按自己充血肿胀的花办.

他的慾火被她完全激发出来,明白她现在需要的绝不是他的体贴及温柔,被夜流香控制的她,已经成为最淫荡无耻的女子--

他的动作在一瞬间狂野了起来,决定不论事后她会有任何反应,先将她体内的毒解掉,保住她的小命再说.

大手使劲儿抓握她的软乳,另一手拨开她的小手,直接抚向她火热的私处,同时俯下头,亲吻住她不断发出热切吟叫的红唇.

舌头先舔洗她丰嫩的双唇,用齿嚿咬她的丰唇,将它们弄成一片殷红,然后才将舌头探进她湿热细滑的口中,他不停的在她口中翻搅舔吮,品嚐着她的甜美及湿滑.

停留在她腿间的手,隔着湿透的布料勾画着花唇的形状,然后粗指陷进其间的凹处,快速的抖动手指,按压她的敏感部位,让她忍不住挺动着雪股,与他的手厮磨.

「嗯……呜……」虽然放在她身上的大手和吻住她的热唇,满足了她部分的情慾,但更深沈、更强烈的慾望及燥热却让她难过无助的哭出来.

谁能救救她啊她现在全身上下从里到外,就像被火灼烧,又像被许多虫蚁啃咬似的,却也在同时感到舒服及畅快,还有更多的空虚及渴望……许许多多复杂凌乱的感受,让她觉得她快死了.

「救我……我要……」她要什么下身的空虚让她不停挺举,顶着他的手摩擦,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要求,无助的她挫败的用迷濛的眼哀求着戟如天.

戟如天捨不得的看着她,知道她已经到极限了,而自身的火热也让他无法再延宕下去,于是他并沒有费事将身上的衣物脱下,只用手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头,将粗长火热的男性释放出来.

粗暴的撕毁她的亵裤,将她的大腿向两旁用力分开,男性抵在她湿淋淋的穴缝前磨赠几下,将她的爱液沾染在粗硬的男性顶端.

戟如天缩臀挺腰,在瞬间进入她未经人事的花穴,强力挤开她的紧窒,狠力穿透那象徵纯洁的薄膜,将硕长的男性硬生生贯入她体内.

破身的剧痛在流夜香的作用下,转化为无上的快感,柔软的花穴被如此粗大的男性几乎撕裂的插入,不但沒有让她感到疼痛,反而让她兴奋的大声吟叫,立时感受到极度的欢愉.

被她的紧窒及高温的湿热完全包裹,他无法稍事停留,慾念促使他挺举腰臀,在她腿间急速的耸弄,将男性不断探进她体内,在动作中,她的处子之血混合着她泌出的丰沛爱液被他的粗硬大量带出,弄得他仍穿在身上的衣衫及他们身下的床褥上都是.

「啊……再用力!用力……」她狂野的吟叫,说着露骨的要求,配合着他的抽送,挺动自己的圆臀向他的男性套弄.

「月儿……你真是太棒了!好湿、好紧……」她甬道中的软嫩及紧窄,让他想将自己永远埋在她体内.

戟如天强力的抽插着,在耸弄间,水穴旁的两片花办还不时磨赠着他的粗硬,那痛快的感觉让他的理智盡失,像疯狂的野兽般在她身上动作.

两个人不顾一切的任由情慾纠缠,肉体翻腾,在对方身上寻求纯然肉慾的发洩.

「啊……我快死了……」她的花穴在他的耸弄下,已经从搔痒转为一阵强过一阵的酸麻,甬道就像被热铁烙煨着,她的意织逐渐浮游,就像要跑出身体一般.

他眼中充斥着她妖媚的姿态,她下身的妖花完全绽放开来,水淋殷红得像快要滴出血.

而挺立在软绵白乳上的乳尖更似熟透的莓菜般圆翘,包缚着他粗硬男性的细窄也开始有节奏的挤压收缩,他同时注意到她如白脂的乳房及小腹渐渐染上微微樱红,种种的反应都在告知他,她即将达到高潮.

好不容易拉回些许理智,他想起流夜香最关键的解毒要点.

中流夜香毒的人即将达到高潮时,解毒者就要配合时机,在同一刻释放出在最激情时才会分泌出的热液,如此才能真正解去毒性.

于是戟如天加快男性的耸弄,同时加大抽送的幅度,将自己驱策到即将爆发的边缘.

苏月翎不断裤强力抽送着,她已经呻吟不出来了,只能哀哀嗯哼着,反手抓扯床褥用力扭紧,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被摩擦的那一点,她的眼前已然呈现一片火红.

忽然,在他一个用力的插入中,她全身战慄着,在瞬间达到了炫目的极乐境地--

戟如天抓住她崩溃的剎那,放任自己的男性火热的喷射出激情的浓稠白浆,在她的强烈收缩中,填满她的深处……

上一篇:老衲本是花和尚 下一篇:俏黄蓉乱伦